今日國內綜藝 今日港台綜藝 今日歐美綜藝
地方網 > 娛樂 > 今日綜藝 > 今日國內綜藝 > 正文

鄭鈞:才華跟流量沒關係

來源:南國早報 2021-01-12 16:14   淘寶集運香港

2020年是鄭鈞“冒險”的一年。年初,他參加了網絡綜藝《我是唱作人2》,與張藝興、隔壁老樊、GAI等新生代歌手同台比拼創作。但鄭鈞的“冒險”遠不止如此——2020年,他跳脱歌手身份,在《吐槽大會4》中用各種新鮮段子調侃自己和他人;他加盟了國內首檔少兒直播節目《孩兒們的樂隊》,與新時代的孩子們一起玩音樂……“老炮兒”鄭鈞似乎從不認為自己“老了”。甚至,老炮兒們口誅筆伐的“流量”他也很少抱怨,“以我的審美,歌是誰唱的,根本不重要,我只看歌能不能觸動我。觸動我了,我就覺得牛,觸動不了我的,就是垃圾。別管你多大流量,我的態度就是這樣”。

A

想自己的歌被更多人聽到

就沒必要裝

媒體:為什麼選擇參加綜藝《我是唱作人2》?

鄭鈞:這個節目2019年就找過我,但因為作為老的創作歌手,內心都比較牴觸新事物。然後車澈導演2020年又來找我。他是一個有追求、有情懷的文藝青年,給我印象特別好。我再不去是不是就不給人面子。

其實我當時就準備了兩首歌,後來發現所有人幾乎都事先帶了好多歌去。第一期給我錄得連滾帶爬,一下就頹了。緊接着就寫歌,差不多保持兩週寫一首歌的速度,最危險的時候一週寫一首。我真是從來沒有這麼有壓力和勤奮過。

媒體:這檔節目有顛覆你過往對綜藝的認知嗎?

鄭鈞:時代不一樣了。不管是綜藝、直播還是網絡,這都是變化。你可以説,我就不接受,因為我周圍也有一些人不用微信,不看直播,我覺得沒問題。但作為歌手,你既然希望你寫的歌能被更多人聽到,那就沒必要裝。

我原來對直播這(類)東西也很排斥,但是我想了解它到底是怎麼回事。我是一個比較喜歡新鮮事物的人,包括國內最早用蘋果電腦做音樂的,我應該算是前一兩位。所以我覺得不要抱怨什麼新平台,還是要想一想自己為啥不去。你(老炮兒)的不自信源於你自己真的不行了,你要不是徒有虛名,就沒什麼可怕的。

B

寫歌是一種能力

不是長得好看就能寫出好聽的歌

媒體:你如何看待當下老炮兒或者實力歌手缺乏流量,好作品很難被大眾聽到的現狀?

鄭鈞:首先你作品是不是好,真的好作品應該還是有流量的。另外他可能因為長相特別,他就火,但和音樂沒有任何關係。《我是唱作人2》這個節目我之所以會去,(因為)不管你是老炮兒還是流量,真的不重要,大家就比才華,看誰寫的歌牛,就這麼簡單。

而且時代不一樣了,一代代年輕人,用的媒介和平台都不一樣。那天中央電視台讓我翻唱《花兒為什麼這樣紅》,這樣的歌過一百年後它還是經典。這就是歌曲本身的偉大。你可以把它改編成搖滾樂、電子樂,它本身的生命力是永久的。但這首歌會不會被人聽到,這和媒介有關。像《私奔》這首歌我寫了很多年,但是你説真的被大家熟悉,是梁博在節目裏翻唱了。這就是時代改變了。為什麼我來參加這個綜藝,就是因為這就是傳播方式,和當年去電台播歌一個概念。

所以不要抱怨流量,我覺得第一是要努力寫更好的歌。你要是比帥、比年輕,我肯定比不過流量,但大家説咱們就矇頭比才華,那我還是比較自信的。寫歌是一種能力,不是説你學兩天或者你長得好看,就能寫出好聽的歌。才華跟你有沒有流量都沒關係。我不是針對某一個人,我是針對這種現象。

當然,歌好還是不好,喜歡不喜歡,是比較主觀的。以我的審美,歌是誰唱的,根本不重要,我只看歌能不能觸動我。觸動我了,我就覺得牛,觸動不了我的,就是垃圾。別管你多大流量,我的態度就是這樣。

C

總寫差不多的旋律、歌詞

説明這人才華就這樣

媒體:現在不少音樂創作人都為了快速創作而用“套路”寫歌,所有作品都一個味道。這是一個合理狀態嗎?

鄭鈞:這是我最討厭的一種狀態。你寫一首歌成功之後,老是寫差不多的,説明這人的才華就這樣了。音樂創作最大的魅力就是新鮮和創造力。我總是希望聽到我沒有聽到過的詞,沒聽到過的旋律,沒聽到過的感覺。如果你不能創造,那就沒意思了。其實我每次寫作都會盡量避開我以前寫過的,所以你看我的詞基本不會重複,我比較害怕也反感重複。

媒體:你會有喪失創作靈感的時候嗎?

鄭鈞:經常。實際上創作是一種狀態。第一,你想創作,你有表達的慾望,我個人的經歷是,我一定在獨處的時候才能創作。獨處的時間越多,我越有感覺。你在音樂上每天只花1個小時,不可能寫出歌;你每天花8個小時,也許能寫出好東西。在音樂上的付出很重要。

媒體:現在提到市場,大家討論的都是電影電視,音樂好像沒有過去那麼興盛了。

鄭鈞:無論是電影、電視劇還是綜藝,如果它們沒有音樂,都是蒼白的。音樂的需求是永久性的,聽覺和視覺是人類最核心的兩大功能,完全是剛需,不可能被淘汰。

D

參加“哥哥”的可能性小

作秀這事兒不擅長

媒體:2020年劉芸上了《乘風破浪的姐姐》,最開始你支持她在幾十個姐姐裏“競爭”嗎?

鄭鈞:我倆平常的狀態是互相不干涉對方工作。那節目非常火,我知道,但我也沒看過。我覺得她高興就好。因為我們是不同職業的人,我是做音樂的,她是做演員的。演員的世界是另外一個世界,是要表演的。但對我而言,創作高於表演。其她姐姐我也見到一些,她們高興就好,大家看着高興就好。

媒體:你會考慮參加“哥哥”類的節目嗎?

鄭鈞:這種我會三思而後行。《我是唱作人》這種我還能承受,因為我本身就是創作人,我覺得特如魚得水。但演員這事兒,我從小就幹不了。二十多歲就有人找我拍戲,我説我真幹不了這事兒,因為那是一個我不擅長也不喜歡的世界。當然,比如車(澈)導他們搞一個“創作的哥哥”我還有可能去。唱歌和創作確實是我最大的樂趣,但是你要説作秀,我真的不擅長,我也弄不好,大家會覺得無趣的。(王友)

新聞推薦

【淘寶集運香港】 抄襲者被奉為導師,綜藝節目的標準在哪裏

近期,此前因抄襲剽竊被法院作出終審判決的兩名影視從業者,以導師與特邀嘉賓的身份活躍在熒屏之上,在節目中對選手進行非專業...

相關推薦:
猜你喜歡:
評論:(鄭鈞:才華跟流量沒關係)
頻道推薦
  • 我國老齡服務事業和產業前景廣闊
  • “亞冠” 蔚山現代奪冠
  • 安東尼·福奇:美國政治泥沼中的“抗疫隊長”
  • 火神山女孩阿念:向死而生的這一年
  • 阿富汗首都爆炸襲擊導致8人死亡
  • 熱點閲讀
    為愛英勇,是壞女人的骨氣... 請回答2020 誰燒紅了素媛案的熔爐?... 紅玫瑰的花生醬
    圖文看點
    鄉里鄉親
    電影藍皮書預計今年全球票房約為去年... 劉純懿沒被喜番 “如何不內卷”還是... 電影藍皮書:初步估算今年全球電影票房...
    熱點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