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國內電視劇 今日港台電視劇 今日歐美電視劇 電視評論 電視劇台詞
地方網 > 娛樂 > 電視劇 > 今日國內電視劇 > 正文

腐爛的屍體不能説話 卻可以拆穿不在場證明

來源:澎湃新聞 2021-01-12 06:55   淘寶集運香港

原創 栗子 果殼

1993年12月16日,密西西比州,派克縣。

警方接到報案,趕到薩米特鎮上的一間木屋,看到三具高度腐爛的屍體。年輕的夫妻被鋭器刺死,四歲的女兒被勒死/掐死。調查發現,所有線索都指向報案人,就是男性死者的繼父。

他在1991年給(繼)孫女買過壽險,正是兩年過後才能收益的險種,且在發現屍體第二天便申請了理賠。加之舊有的疑似騙保記錄,警方相信他和三人的死脱不了干係,只缺少直接證據。

1998年,檢方終於被間接證據説服,決定起訴。為了增加勝算,檢察官求助了一位名叫威廉·巴斯(William Bass)的教授。法醫人類學家威廉·巴斯博士丨Past Lives

這位常年觀察屍體腐爛過程的科學家,把三具遺體的狀態套進一條公式,估算出的結果是,死者在警方拍照時已經死去25-35天。

這就是説,死亡時間很可能在1993年11月中旬。而根據嫌疑人的口供,他其中一次去到小木屋的日期剛好是11月16日。科學家的證詞,重挫了辯方“上門拜訪過後很久才發生謀殺”的觀點。法庭審理認定嫌疑人謀殺三人罪名成立,判了他死刑。2000年2月,罪犯因為3項謀殺罪被判死刑丨Clarion Ledger

檢察官事後回憶説,假如沒有巴斯教授,那個人很可能脱罪的。法庭的判決結果,對一種當時看來有些前衞的研究方式來説,算得上一次肯定。

這種研究方式,就是巴斯教授創建的人體農場。

用屍體做什麼研究?

回到1981年5月,田納西州,諾克斯維爾市。

一座1英畝的氣質獨特的研究基地,迎來了它建成後的第一具遺體。那是一位73歲的老人,生前患有酒精中毒和肺氣腫,也有心血管疾病。遺體是由老人的女兒捐贈而來,本人和家人的捐贈也是研究對象的重要來源。1-81代表1981年的第一具屍體丨Slideplayer

田納西大學的巴斯教授和學生們,給這具遺體編號為1-81,並把他放在一片水泥地上,任他自然地腐爛。為了不讓動物把屍體吃掉,外面還套了一層鐵絲網罩。

從此,團隊為許多遺體的腐爛過程進行了日復一日的忠實記錄,和各式各樣的研究。這些研究,給需要判斷死亡時間的執法人員,帶來了豐盛的科學依據。人類學研究設施丨Lisa Bailey

這片1英畝的場地原本沒有名字,巴斯教授為了發論文,才勉強給它取名“人類學研究設施(ARF)”。而從這裏發出的第一篇論文,是關於人體腐爛過程中的昆蟲活動,1-81到4-81都參與了。

蟲兒飛,蟲兒飛

不少昆蟲對死亡的氣味很敏感,能從幾百米乃至數公里外及時趕到屍體所在的地方。

巴斯教授的助教威廉·羅德里格斯(William Rodriguez)發現,在人體腐爛的不同階段,會有不同的昆蟲前來繁衍,也會有不同的昆蟲離去。一具遺體在空地放置1小時後,口鼻已有麗蠅出沒丨參考文獻4

第一階段是新鮮期(Fresh Stage)。温暖的季節,屍體從冷藏櫃出來,在空地平躺不到1小時,麗蠅便早早趕來了。很快,雌蠅先在屍體臉上開孔的地方(如口鼻眼耳)產卵,孵化也在6-40小時內迅速發生。幼蟲開始以屍體的軟組織為食,數量會在3-10天之間壯大起來。

第二階段是膨脹期(Bloated Stage),因為微生物對軟組織的分解會釋放氣體,讓屍體像氣球一樣膨脹起來。這個階段的人體,除了有大量麗蠅定居之外,也能看到葬甲科(俗稱埋葬蟲/食屍蟲),那些甲蟲不止吃屍體,也吃先來的那些蠅類。春夏季節,10個昆蟲科在屍體腐爛期間的出沒情況丨參考文獻4

第三階段是腐爛期(Decay Stage),氣體散去,屍身不再膨脹。麗蠅幼蟲數量達到頂峯,而後大量飛離屍體,鑽進土壤開始成蛹。屍體上的甲蟲數量漸趕上蠅類。

第四階段是乾燥期,屍體只殘留少量組織。這個階段開始時,能觀察到的昆蟲幾乎只剩兩類甲蟲,隱翅蟲科和露尾甲科;接着,又有另外三個甲蟲科後來居上。甲蟲們以餘下的乾燥組織為食,也取代蠅類,在數量上成為主導。

至於屍體腐爛的每個階段有多久,科學家發現,不同季節屍體的腐爛節奏也有所不同。總體看來,天氣越熱,屍體腐爛越快。觀察時間是1981年5月-1982年5月,為期一年丨參考文獻4

此前的文獻記載當中,沒有誰對人類遺體上的昆蟲活動做過如此詳盡的觀察實驗。這項研究發表在1983年的《法庭科學雜誌》(Journal of Forensic Sciences)上,也成了雜誌創刊起引用最高的論文之一。

從那以後,不同昆蟲的活動情況,都與屍體分解階段對應起來,成了巴斯教授和同事們判斷人類死亡時間的重要依據。

當然,這遠不是全部。

塵歸塵,土歸土

除了昆蟲,科學家們還想過用屍體腐爛過程中滲入土壤的物質,來判斷人類的死亡時間。比如,組織分解時會產生揮發性脂肪酸,時間越久釋放越多,這些脂肪酸在土壤中的含量,也是屍體分解進度的一種體現。

1991年,巴斯教授的博士生阿帕德·瓦斯(Arpad Vass),用一年內不同時期死亡的7具遺體來研究這個問題,發現了有意思的規律:

土壤溶液裏揮發性脂肪酸的濃度(考慮體重和空氣濕度之後),只與平均温度 (攝氏度,℃) × 分解天數的值有關,不論死亡時間是冬天夏天。瓦斯給這個值取名ADD,就是“累積日度”的縮寫。幾種脂肪酸的濃度,都與ADD有關丨參考文獻5

也就是説,假如一具屍體在平均30℃條件下分解了15天,另一具屍體在平均15℃條件下分解了30天,他們的ADD相等,屍體分解也應當進行到相近的程度,展現出相似的狀態(零度以下計為0度)。此處的相似,不限於揮發性脂肪酸在土壤中的濃度相似,也可能是皮膚滑脱程度相似,或者骨骼暴露程度相似等等。

這條規律很有用。假如科學家能根據經驗,把不同ADD值對應的屍體狀態總結出來,在面對陌生屍體的時候,只要代入當地近期的氣温,就能估測死亡時間了。温度與死亡時間大致成反比丨參考文獻5

還記得開頭提到的小木屋一家三口被殺事件吧。巴斯教授看過屍體照片之後,便是根據皮膚滑脱情況、骨骼暴露情況、毛髮脱落情況和昆蟲活動情況這四種指標,估計腐爛屍體的ADD;再代入案發地深秋的氣温,得出了死亡時間在25-35天前的結論。

這樣,檢方才有理由堅持三人大約在11月中旬死亡,促使法庭認定嫌疑人的罪名。假如估算結果落在12月初,嫌疑人就有不在場證明了。檢察官説,他求助巴斯教授的時候,特意沒提自己認定的案發日是哪天,因為他當時還對這種推算方式心存疑慮,想試試究竟可不可靠。

至少從結果看,嘗試是值得的。

沒那麼簡單

每具自然腐爛的屍體都會經歷那四個階段,但情況可能會比想象中複雜。哪個公式也不是100%好用,有時幾個表徵還可能指向不同的死亡時間,令科學家陷入矛盾。女孩失蹤前,就躺在她的兒童牀上丨Murderpedia

2002年2月,一對夫妻報案説7歲的女兒失蹤,他們前夜把女兒抱到牀上就再沒見過她。警方很快鎖定了50歲的鄰居,在他的房車和外套上,分別發現了一滴失蹤女孩的血跡。他的家裏和車上還有女孩的指紋與毛髮,和女孩家地毯質地相似的纖維,以及女孩家狗狗的毛髮。

看似鐵證如山,但辯方也提出了懷疑:嫌疑人和女孩一家相熟,女孩常到嫌疑人房車裏玩,最近還去過他家。以及,有人證實女孩失蹤當天,她的母親和嫌疑人在酒吧跳過舞,有些痕跡可能是那時轉移到了嫌疑人身上。另外,當晚女孩父母召集多人在家聚會直到清晨,其他客人也有可能帶走女孩。

後來,屍體在鄉間找到,死亡時間成了關鍵。假如死亡時間被推定在警方嚴密監控嫌疑人之前,他很可能被定罪,反之便可能無罪,因為在重重監控下幾乎沒有條件棄屍。女孩遺體在8號州際公路附近發現丨San diego Jewish World

法庭上,幾位法醫昆蟲學家都依據昆蟲繁殖週期判定,受害人死亡時間在嫌疑人受到警方監控之後。控方求助的法醫昆蟲學家也不例外,只是他基於立場補充了一句:可能有別的因素延遲了昆蟲活動。

另一方面,控方請到的非昆蟲學方向的法醫學者們,則認為死亡時間在失蹤後幾日,那時警方對嫌疑人的監控並沒開始。專業人士的意見出現了分歧。

也許是因為,幾位昆蟲學家雖然給出相似的結論,但各自推算的死亡時間還有差異,法庭沒有采信他們的證詞,嫌疑人被判了死刑。庭審現場,最前排左二為被告丨AP

這份判決令外界產生過強烈質疑。許多人認為,在重大疑點尚存的情況下,量刑未免過重。直到日後從警方源頭流出匿名消息,指屍體發現前不久,辯方律師曾經與檢方談判,期待用拋屍地點換取檢方放棄追求死刑,大部分人心裏的疑團才漸漸散去。

但即便如此,法醫學者之間出現矛盾結論的源頭問題也並沒有解開。假如科學家能為屍體提供更豐富的環境,讓他們在不同的條件下腐爛,也許有機會讓一些複雜的情況得到解釋。

巴斯教授和同事們便觀察過許多場景下的屍體:有裸露在外的屍體,掩埋後蓋上混凝土板的屍體,困在生鏽汽車裏的屍體,藏在灌木叢下的屍體,被石頭綁住沉入水底的屍體……透地雷達可以查看混凝土板下面的屍體情況丨國家地理

當屍體裸露在外,蛆蟲吃它的時候,常常留下最外面的表皮層來遮擋陽光。所以,有時乍看新鮮的屍體,近看卻發現裏面已經被吃空,只剩骨架和一層皮。

假如希望蟲子吃得更乾淨,科學家們會給遺體套上黑色塑料袋。昆蟲覺得外面已經有了保護,便能放心把表皮層也吃掉。這樣的操作,有助於加速屍體的白骨化。被黑色塑料袋蓋住的屍體丨VICE

外界條件稍有不同,屍體的分解進度條就可能發生不小的改變。比如,有人在室內死去,屋外的蠅蟲未必很快趕到。如果科學家對一些影響因素不甚瞭解,就容易錯判死亡時間。

當年,巴斯教授之所以下定決心開闢一塊觀察人類屍體的專用場地,也和一次失誤有關。

“我對屍體分解幾乎一無所知”

1977年12月,作為州政府聘請的法醫人類學家,巴斯教授收到警方求助。南北戰爭期間陣亡的威廉·塞上校的墓被人挖開,棺材上面發現了一具無頭屍,雖然高度腐爛,卻還有粉紅色的組織。

警方認為他死亡不久,而墓主人已經去世113年。巴斯教授查看屍體之後,也相信死亡時間不超過一年,很可能有人把墓裏的屍體調換了。威廉·塞上校丨Jen J. Danna

後來,警方在棺材裏發現了前額中彈的頭骨。另外,屍體有許多蛀牙,有些還很嚴重,卻無一處被修補。一位穿着禮服的年輕人,卻沒有看過牙醫的痕跡,不得不令巴斯教授開始懷疑,死者生活的年代沒有牙醫。

不久,死者衣物的鑑定結果表明,材質皆是絲綢與棉質,沒有發現合成材料。類似的線索越來越多,巴斯教授和調查組最終相信,那就是威廉·塞上校。屍體看似新鮮可能是因為,密閉的鑄鐵棺材防水防蟲防氧氣,微生物的分解工作不容易推進。

把死亡時間判斷差了100多年,巴斯教授感到自己對屍體分解知之甚少。從此他便明白,一定要在自然環境下觀察人體腐爛才行。

而那時的巴斯教授,作為田納西大學人類學系主任,已經把系裏的課程進化成了一整套博士生項目,正引誘四面八方的有志青年加入團隊,也是時候搞個大事情了。

他向學校申請之後,真的獲得了1英畝的林地。那曾經是校醫院用來燒垃圾的地方,後來因為環保局不允許露天焚燒而閒置了。上文提到的那些前所未有的科學探索,都是在這裏完成的。科學家與研究對象的日常丨國家地理

但真正讓巴斯教授和他的人類學研究設施(ARF)聲震海內的,並不是那些研究。

人類願意在死後被研究?

“人體農場”這個名字,也不是從來就有。

那是帕特麗夏·康薇爾的傑作。從1985年起,她作為技術寫作人員,在弗吉尼亞州首席法醫師馬賽拉·費耶羅(Marcella Fierro)的團隊工作過六年,也認識了常來幫忙的巴斯教授。

90年代初,康薇爾的推理小説《屍體會説話》,收割了愛倫·坡獎最佳新作與另外四項文學獎。以費耶羅博士為原型的女主角史卡佩塔吸粉無數,康薇爾也作為小説家正式出道。

《人體農場》(The Body Farm)是史卡佩塔系列的第五本。康薇爾寫作的時候不確定,兇手在案發數日後才搬走屍體,會在現場留下怎樣的痕跡。為此,她還請巴斯教授幫忙做過實驗。小説《人體農場》丨帕特麗夏·康薇爾

彼時,教授只覺得她提的問題很有意思。他不會想到,1994年《人體農場》出版之後,田納西大學人類學系的電話連續幾周被打爆,他的研究基地成了媒體訪問的聖地。表示願意在死後捐出遺體的熱心市民,也明顯多了起來。

受到小説感染的不止普通市民,警方也開始習慣用“人體農場”來稱呼那座設施,與那裏的聯繫愈發熱絡。從1998年起,聯邦調查局(FBI)證據響應小組(ERT)的成員,每年都要在人體農場受訓一週,學習如何找尋人類遺體,如何挖掘遺骸,如何收集和記錄證據等等。證據響應小組成員學習收集人類遺骸丨FBI

但這也只是個開始。2000年播出的《犯罪現場調查(CSI)》劇集,拯救了收視不斷下滑的CBS電視台,也打開了推理劇的一片天地。自此,這部劇開始以大約每年一季的速度勤勉更新,情節很快蔓延到了人體農場:一位攝影師被人謀殺,兇手將他的遺體丟棄在人體農場,混入了研究用的屍體當中。

從那以後,人們對“曝屍荒野”這件事的排斥彷彿減輕了不少,現實中人體農場收到的捐贈日漸踴躍。這座設施從1981年建起到2000年之間,年捐贈遺體數從來沒有超過50具;而自2006年起,捐贈數據已穩定在每年100具以上,場地也慢慢趨於飽和。藍色為AI預測結果,綠色為標準答案丨參考文獻8

雖然,1英畝的人體農場在2004年擴張到了2英畝,又在2013年擴張到了2.5英畝(相當於1公頃),團隊還是免不了拒絕一部分捐贈者,就像上圖深色條顯示的那樣。

除了影視或文學作品的宣傳之外,捐贈數量能在短短几年之內激增,可能也有其他原因。

比如,田納西大學退休教授、人體農場曾經的負責人理查德·詹茨(Richard Jantz)説,把遺體捐給醫學院和捐給人體農場有很大不同,醫學院不要肥胖的遺體,也不要接受過屍檢的遺體,人體農場就不會拒絕這些。

不止如此,醫學院常常會把截肢者、有傳染病史者、近期接受過外科手術者,甚至阿爾茨海默病患者都排除在外。相比之下,田納西大學人體農場對遺體的要求少得多。被限制捐贈的羣體,只有HIV攜帶者、肝炎患者、肺結核患者,以及抗藥性細菌感染者。遺體捐贈之新冠病毒檢測要求丨田納西大學

當然,今年受到疫情影響,多了一條新的限制:所有遺體在捐贈之前,必須接受死後新冠病毒檢測,得到陰性報告才可以捐贈。

人體農場的遺體捐贈計劃(Body Donation Program)在1981年開啓,如今已經擁有一套處理遺體的規範流程。從採集生物樣本(如血樣、指甲、毛髮),測量身型和體重,記錄疤痕或文身所在位置……一直到遺體完全白骨化,整副骸骨進入“威廉·巴斯捐贈骨骼收藏”(William M. Bass Donated Skeletal Collection)為止。威廉·巴斯捐贈骨骼收藏,是全美最大的現代人骨骼收藏,有超過1800副骸骨,每年有不少研究者只為觀察骸骨而來丨NPR

在人體農場工作的科學家們相信,每一具捐贈來的遺體,都在這個過程中獲得了最大的尊重。科學家對慷慨的捐贈者心懷感激,研究成果便是表達謝意的方式之一:從屍體分解當中發現的規律,可能促使更多的殺人兇手伏法,而這也是在保護生者的安全。

參考文獻

[1] Bass, B., Bass, W. M., & Jefferson, J. (2004). Death's acre: inside the legendary forensic lab-the Body Farm-where the dead do tell tales. Penguin.

[2] Jefferson, J. (2000). Down on the body farm. ABAJ, 86, 62.

[3] Osborne, L. (2000, Dec 3). Crime-Scene Forensics; Dead Men Talking. The New York Times. //www.nytimes.com/2000/12/03/magazine/crime-scene-forensics-dead-men-talking.html

[4] Rodriguez, W. C., & Bass, W. M. (1983). Insect activity and its relationship to decay rates of human cadavers in East Tennessee. Journal of Forensic Science, 28(2), 423-432.

[5] Vass, A. A., Bass, W. M., Wolt, J. D., Foss, J. E., & Ammons, J. T. (1992). Time since death determinations of human cadavers using soil solution. Journal of Forensic Science, 37(5), 1236-1253.

[6] Long, L. (2006). DEATH'S DISTRICT: The Motivation Behind the Body Farm. Forensic Examiner, 15(1), 50.

[7] The Farm of Rotting Corpses in Tennessee. (2011, September 2). [Video]. YouTube. 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FDU0X9VVQn4&t=10s

[8] Vidoli, G. M., Steadman, D. W., Devlin, J. B., & Jantz, L. M. (2017). History and development of the first anthropology research facility, Knoxville, Tennessee. Taphonomy of Human Remains: Forensic Analysis of the Dead and the Depositional Environment: Forensic Analysis of the Dead and the Depositional Environment, 461-475.

作者:栗子

原標題:《腐爛的屍體不能説話,卻可以拆穿不在場證明》

閲讀原文

新聞推薦

搞事業“三巨頭”重聚 董子健:拍戲喚起了童年記憶

董子健在《大江大河2》中飾演個體户楊巡。熱門劇《大江大河2》目前正在東方衞視熱播。該劇口碑與收視不俗,目前豆瓣評...

相關推薦:
猜你喜歡:
評論:(腐爛的屍體不能説話 卻可以拆穿不在場證明)
頻道推薦
  • 我國老齡服務事業和產業前景廣闊
  • “亞冠” 蔚山現代奪冠
  • 安東尼·福奇:美國政治泥沼中的“抗疫隊長”
  • 火神山女孩阿念:向死而生的這一年
  • 阿富汗首都爆炸襲擊導致8人死亡
  • 熱點閲讀
    為愛英勇,是壞女人的骨氣... 請回答2020 誰燒紅了素媛案的熔爐?... 紅玫瑰的花生醬
    圖文看點
    鄉里鄉親
    電影藍皮書預計今年全球票房約為去年... 劉純懿沒被喜番 “如何不內卷”還是... 電影藍皮書:初步估算今年全球電影票房...
    熱點排行